当前位置: 首页  登州文会馆
 
“众里寻他百度”——山东登州《文会馆志》“文会馆唱歌选抄”的发现经过
 

发布时间:2012-10-26 浏览次数: 作者:孙继南

 

         史料的寻访毕竟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或以“大海捞针”形容也不为过。寻访史料的过程也是为音乐史学积累资料的过程。两者之间乃是一种水舟相济的关系,无水舟难行,水涨而船高。笔者曾先后到山东省图书馆、烟台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北京图书馆查阅,均无《馆志》原件。经王神荫主教介绍,又与青岛、蓬莱两位长期有志于寻求《文会馆志》的韩同文、赵树堂以及南京神学院、上海三自图书馆取得联系,他们虽有复印本,但和我得到的“文本”一样,都是缺少歌谱的“残本”。在此期间,发现了张汇文《一所早期的教会学校——登州文会馆》一文,作者父亲张松溪(字子清,18711965)为1895年文会馆毕业生,“文革”前,家中存有《馆志》。该文指出其中“辑载有同学自谱的歌曲多首”,并具体提及多首歌曲名称及完整歌词,从另一侧面证实《馆志》中确有“唱歌选抄”的歌谱存在,增强了继续寻访的信念。

        20045月,我先后收到韩、赵两位先生寄来完全相同的文会馆歌谱6页,其页码数与原复印件的空缺页(《馆志》6772页)已相符合,但歌曲却只有两首半,不完整,与目录上的10首歌曲之数也相去甚远。但这是一个好的前兆,它让笔者看到了希望,坚信以这6页歌曲来源为线索,追根究底,必有所获。通过多方了解、探询,果然获得一条极其重要的信息,即建国之初高校院系调整之际,原齐鲁大学档案材料大部移交山东省档案馆保存。鉴于文会馆为齐鲁大学之前身,该校档案中很可能存有《馆志》原件。20048月,笔者径赴山东省档案馆,调阅齐鲁大学卷宗,顷刻间柳暗花明,《登郡文会馆典章》、《文会馆志》的原件一一呈现眼前。尤为可喜的是,“文会馆唱歌选抄”10首歌曲完整无损地保存着。恰如辛弃疾《青玉案·元夕》所云:“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寻觅《馆志》绕了一个大圈子,它却安静地藏在离我(山东艺术学院)只有几公里远的地方!此时此刻,油然想起热心为《馆志》提供线索的王神荫主教,遗憾的是,他已故去七年多时间了。而今将这批新发现的资料信息公诸于音乐史学界,既可作为研究中国近代音乐史的参考,也是一种纪念。

        《馆志》的总编辑者刘玉峰、王元德,均为登州文会馆时期的学生。王元德毕业后曾为狄考文译经组编辑之一,配译过大量赞神诗歌。这10首“乐歌”全部为五线谱印行,共占24页码,绝大部分为二部、四部合唱歌曲。除最后一首《爱国歌》为《馆志》主编刘玉峰于1912年“民国”成立时为“适合共和政体”而编写的外,其余均为“文会馆”时期的作品,所谓“累年所积,计数百篇”。其中,周书训编写之《赏花》,有可能是我国近代最早的“乐歌”。冯志谦的《恢复志》则是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后的作品,甲午战争时他正在文会馆接受狄就烈的音乐教育。这是我国早期一首反映中华民族在灾难中觉醒和崛起的爱国歌曲,意义非同寻常。笔者在发现这些歌曲后曾致信请钱仁康(音乐学家,音乐理论家,上海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先生过目,钱先生认为这10首歌曲大多根据欧美流行歌曲或赞美诗曲调填词,特别指出“十首歌曲写得最好的是第六首《恢复志》,曲调庄严宏伟”。因之,《文会馆志》中的“文会馆唱歌选抄”当属目前所见我国近代最早的一本“乐歌”歌集,它既是一种历史事实,也是十一年来多人寻访近代音乐史料的一个结晶。(完)

                                                                                                                                                   作者为山东音乐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