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登州文会馆
 
中国第一所现代大学——登州文会馆 
 

发布时间:2012-10-26 浏览次数: 作者:

 

        登州文会馆(TengchowCollege)是中国最早建立和完善起来的现代大学。它从小学堂办起,历经20年艰辛,发展为中国第一所也是19世纪和20世纪初年最好的现代大学。

        蒙养学堂阶段(1864-1872年)

        1864926(清同治三年八月二十六),美国北长老会传教士狄考文(Calvin WilsonMateer)夫妇在他们的住处观音堂开办了一所学校——登州蒙养学堂(Tengchow Boy's Boarding School ),当地人称为“蒙塾”。在晚清科举时代,外国人在中国办现代学校极其困难,最初只有想上学但又无钱上学的穷苦人家的孩子,为了找个地方吃饭同时读点书才万般无奈到传教士办的学校读书。蒙养学堂第一天招收了四名学生,翌日又招收两名,免费提供食宿、衣物、书籍和学习用品,负责为孩子们治病,发给放假回家的路费,条件是家长必须签订保证孩子在校学习六年的契约。办学伊始,狄考文夫妇聘用中国教师,教授学生读书识字。有了一定基础之后,主要由狄考文夫人邦就烈(Julia A. Brown)教授学生西方音乐、地理、算术、历史等课程。狄考文及这一时期来登州的其他传教士,也教授一些程。

        1869年(同治八年),学堂扩建,可容纳30名寄宿生,学生们开始分为初级班和高级班分别授课。翌年,学生穿戴开始由家长准备,其余“饮食、笔墨、纸张、医药、灯火、归家路费”等,仍由学堂供给。

        高等学堂阶段(1873-1876年)

         1873 年(同治十二年),随着蒙养学堂的发展,学生水平的提高,狄考文将活动重心由传教和四处寻求愿意按照学堂要求上学的学生,转向亲自授课办学上,改变了以往主要由夫人邦就烈主持学校教育的局面。同时,为了造就人才,“添设高等科”,正式将学堂分为正斋、备斋两部分,“正斋视高等学堂之程度,即隐括中学之程度于内;备斋视高等小学堂之程度,而隐括蒙学于内。”正斋学生开始学习代数、几何、化学、力学、电学、天文学等课程,并进行大量各种自然科学实验。据狄考文日记记载,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时,学生们所作实验课的内容,已经比狄考文本人“见过的多”了,登州蒙养学堂发展为“登州高等学堂”(Tengchow Boy's High School ),学生要在学堂学习十二年。实际上,可说是当时的高级中学附带开设了部分大学课程。

        自命和自建大学阶段(1877-1883年)

        18771月(清光绪二年十二月),登州高等学堂第一届三名学生毕业,狄考文认为“三位毕业生都具有杰出的才能,他们在中国语言、文学以及西方科学方面的成绩都非常优秀”,遂决定“取以文会友之意”,将高等学堂更名为登州文会馆,拟“将天下至要之学会聚于兹”,同时为三人举行隆重的毕业典礼。据狄考文夫人记述说,毕业典礼当晚“进行文学竞赛”,“内容是两篇官话短文,两篇文言文,两次演讲,一次辩论,由裁判员来判定每个毕业生表现的好坏”。据称参加毕业典礼的登州城里南浸信会的一位朋友说,三位当中“有一位的演讲可以和任何一所美国的大学毕业生的演讲相媲美”。这三名学生的毕业典礼,也是登州文会馆的正式更名大会。三名学生获得了登州文会馆的文凭 ,后来由文会馆逐渐扩充发展而来的齐鲁大学的学生因此而将这三人视为第一届校友。不过,这在当时还只是狄考文个人的决定,并未得到长老会山东差会特别是美国差会本部的认可和授权。

        1879年(光绪五年),狄考文夫妇来山东十五年后,第一次回国休假。休假期间,狄考文到各大学进修,广泛搜集各种实验设备、募捐,为建设真正高水准的大学做准备。“1881214(光绪七年正月十六日),长老会山东差会寄信美国差会本部,正式请求将狄考文博士创建和培育了近20年的登州文会馆更名”为“山东书院”(The College of Shantung)。1882年(光绪八年),根据倪维思博士的提议,“人们认可(recognized)狄考文创办的登州学堂为大学”,因为这所学堂此前已经做了多年的大学工作。

        考诸史实,登州文会馆是中国第一所现代大学。比盛宣怀倡议、1895年(清光绪二十一年)经光绪皇帝批准创办的北洋大学早10多年,较创始于1879年(清光绪五年)、1892 年(清光绪十八年)“始设大学课程”、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大学课程始定为四年”并正式更名为圣约翰大学的著名教会大学实际上也早10余年。而中国最早设立的官办现代学堂京师同文馆,初起原本是一所学习西方语言文字的学校,虽然1866年(清同治五年)增设天文算学馆、1879年(清光绪五年)增设格致馆,但由于学生没有基础,各馆西学课程的设置,大多有名无实。1872年(清同治十一年)制定了统一的八年课程计划,但前三年不学习自然科学,第七年开始接触一些化学实验,第八年才学习天文学。由于办得不理想,在甲午战争结束后的1896 年(清光绪二十一年),御史陈其璋上《请整顿同文馆疏》,谓“都中同文馆,为讲求西学而设,学生不下百余人,岁费亦需巨万两,而所学者只算术、天文及各国语言文字。在外洋只称为小、中学塾,不得称为大学堂”。请“将同文馆认真整顿,仿照外洋初等、中学、上学办法,限以年限为度,由粗及精,以次递进,倘年岁逾限,而技艺未精,语言文字尚未熟悉者,立即撤回,不准徇情留馆,虚糜膏火经费”。显然,京师同文馆中日甲午战后也还没有条件成为大学堂,两年后并入新成立的京师大学堂。而京师大学堂实际开课,则是义和团运动后的1902年(清光绪二十七年)的事了。

        现有资料表明,登州文会馆也是中国19世纪和20世纪初年中国最好的现代大学。文会馆所开设的西方科学课程在当时中国处于领先地位;社会科学中不少科目在当时中国教育领域也是最先开设的。文会馆拥有当时“中国最多和最好的物理、化学仪器设备”,与同时代的“美国普通大学一样好”,比狄考文的母校美国杰斐逊学院(Jefferson Academy1860年代初(清同治年间)要多两倍。这充分说明登州文会馆在狄考文的精心培育下,紧跟时代文明的脚步,与时俱进,将西方文明之花即时移植到了中国的土地上

        事实证明,登州文会馆不仅是中国最早的现代大学、中国19世纪最好的现代大学,直至清政府进行大规模社会改革、废科举兴学堂的20世纪初年,也依然是中国最好的现代大学。美国学者小海亚特(Irwin T. Hyatt, Jr.)研究认为登州文会馆“几乎确定无疑是19世中国最好的教会大学”,所言不虚,事实上直至20世纪初年,登州文会馆依然是当时中国最好的现代大学。当中国兴办新式学堂需要时,文会馆毕业生应聘于16200多所学校任教,供不应求;有30多名毕业生及文会馆教师曾参与筹建京师大学堂、山东大学堂和山西大学堂等官办大学。登州文会馆教学和管理模式冲破了中国封建教育的藩篱,为中国现代教育体制和新式学堂的建立提供了范本。受命担任京师大学堂总教习的美国传教士丁韪良上任伊始所聘任的西学教习,全部是登州文会馆的毕业生,丁韪良此前曾任同文馆总教习25个年头,同文馆的八年学制即是他领头制定的,对同文馆的情况没有比他再熟悉的了。至于这一时期开办的省级大学堂像山东大学堂、山西大学堂,以及较早的教会大学圣约翰大学中,也都先后有大批登州文会馆毕业的学生任教,而同一时期,至今尚未发现有别的中国国内学校的毕业生担任登州文会馆和由文会馆发展而来的广文学堂的西学教师。为实事求是计,诚邀海内外学界方家能帮助我们搜求相关资料以证伪。

        成长为齐鲁大学(1884——1909

        1884年(光绪十年),美国北长老会差会本部“授权”(authorized)登州文会馆办大学,英文名“Shantung College”,中文名称一仍其旧。 义和团运动之后,基督教面对新形势,制定了在华未来宣教新政策;清政府经历八国联军侵华之役,痛定思痛,决定推行全方位社会改革,变革和废除科举制度、大力兴办现代学堂是这一改革重要内容。新的形势为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特别是为基督教教育的发展,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条件。

        1900921(清光绪二十六年八月二十八日),美国北长老会本部召集全美和加拿大各新教教派代表举行联席会议,商讨未来在中国的宣教政策,讨论通过了美国北长老会关于各基督新教教派在海外开展“相互合作的言”,开启了义和团运动后西方各国基督教各教派“在任何实际事务中诚挚相互合作,以更好地推进各项宣教事业”的帷幕。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底,美国北长老会山东差会为了适应新形势,决定将登州文会馆迁至交通方便的县。稍后,美国北长老会与英国浸礼会达成了“在山东高等教育方面展开合作”的协议,议定合作开办山东基督教大学,下设三个独立学院:文理学院,设潍县;神学院,设青州;医学院,设济南。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年底,联合办学组成的山东基督教大学理事会在青州府召开了第一次会议,商定了登州文会馆迁移以及学校教师、后勤等配置问题。1904年(光绪三十年)秋,文会馆连同所有大学教学及实验设施,全部搬迁潍县。登州城里保留了男子中学堂、女子中学堂、模范小学堂。

        1904 年(光绪三十年)迁移潍县后,学堂供应逐渐取消,同时学生开始缴纳少量学费。事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基督教学校教育越来越得到社会公众的认可,学费也有所提高。

        登州文会馆迁潍县后,与英国浸礼会合作,吸收了浸礼会办的广德书院(TsingchowHighSchool1894年建成)高级班学员,改名为“广文学堂”,又称“广文大学”,英文名称Shantung Union College。下设宗教教育系(Department of Religious Instruction)、中国语言文学系(DepartmentofChineseLanguageand Literature)、自然科学系(DepartmentoftheNaturalScience)、数学科学系(Department of Mathematical Science)、哲学与历史系(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and History)。附设理化实验室( Physical and Chemical Laboratory)、天文观测台(AstronomicalObservatory),都是狄考文在登州文会馆时的设施。另外,附设师范学堂,培训教师。该学堂为英国浸礼会1887年(清光绪十三年)在郭罗培真书院内增设的培养小学师资和布道人员的学校发展而来。 美国长老会和英国浸礼会联合办学建立起来的“山东基督教大学”,最初中文名称为“合会学局”,英文名称为“Shantung Protestant University”(山东基督新教大学)。顾名思义,“合会学局”意即美国北长老会与英国浸礼会两个教会组织联合开办的学校。毫无疑义,这所学校以登州文会馆(Shantung College)为主体。计划中的神道学堂当时是由原郭罗培真书院改造而成;医道学堂,此时则尚未建成。最初的山东基督教大学,正规的说起来,只有设在潍县以登州文会馆为主体的广文学堂。

        1909年(宣统元年),学校理事会议定更改校名并改用印章,“合会学局”改称“山东基督教共合大学”,英文名称“Shantung Protestant University”改为“Shantung Christian University”。下设三所独立学院的英文名称,广文学堂采用“the College of ArtsandScience”,神道学堂采用“theTheologicalCollege”,医道学堂采用“the MedicalCollege”。医道学堂1906年(清光绪三十二年)始具雏形,四地(济南、临沂、青州、邹平)轮流授课。1911410(宣统三年三月十九),共合医道学堂(the Union Medical College)在济南新建大楼举行开学典礼,山东基督教共合大学医学院正式建成。

        1917 年(民国六年),山东基督教共合大学三所学院即潍县广文学校(民国建立后堂一律改称学校)、青州神道学校一同迁至济南新建校区,与医道学校合为一处,中文校名正式改称“齐鲁大学”。三所学院,民初习称:文理科、医科、神科。在此前后,沈阳、北京、汉口、南京等地一些教会医学教育师生并入齐鲁大学医科。

        齐鲁大学于1931年(民国二十年)在南京国民政府立案,按规定不准进行神学教育,神学院独立出去,文理学院分为文学院和理学院,仍为三大学院。现在山东大学医学院校园内,齐鲁大学合校后为纪念其创始人和前任校长狄考文、柏尔根所建的物理楼“考文楼”、化学楼“柏尔根楼”,依然保存完好,可见当年齐鲁大学物理楼与化学楼的风采。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齐鲁大学文学院文史专业调至山东大学、山东师范学院(现山东师范大学);理学院理化、生物等专业调剂到当时山东师范学院(现山东师范大学);农学专科调至山东农学院(现山东农业大学)。还有一些文、理专业分别调至上海、南京及省内各大专院校。医学院,则合于山东医学院(曾改名山东医科大学,今为山东大学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