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登州文会馆
 
登州文会馆创办人:狄邦就烈
 

发布时间:2013-04-25 浏览次数: 作者:

 

 

       本名邦就烈(Julia Brown),美国俄亥俄州特拉华(Delaware, Ohio)人,1838年(清道光十八年)生。八岁失母,十五岁丧父,十八岁开始做教师谋生。二十五 岁与狄考文结婚,婚后从夫姓,故名狄邦就烈、狄就烈。

       结婚不久,狄邦就烈即追随狄考文申请、筹备海外布道,1864 1 月(清同治 二年十二月),历经五个多月水、陆奔波,来到登州。同年秋,在尚不通汉语的情况 下,即与丈夫共同创办了登州蒙养学堂。此后主要精力用于办学,从收留六名贫苦 流浪少年创办登州蒙养学堂开始,经过数十年艰难备尝的不懈追求和努力,在海滨 一隅的小城里,建成了近代中国第一所现代大学——登州文会馆。1898 2 18日(清光绪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八),由于长期积劳成疾,死于神经衰竭,享年 60 岁。

       1873 年(清同治十二年)以前,狄考文四出布道,蒙养学堂主要靠狄邦就烈照管。她不仅教授孩子们宗教常识、地理、历史、西洋音乐,还无微不至地照料孩子们的生活起居,钉纽扣、叠被子、整洁卫生、消灭虱子,培养学生诚实做人、关爱贫苦,深受学生们的爱戴。她一生未育,把全部精力和爱都给了她所教授的孩子们。 近代山东多灾多难,捻军两次北上,甲午战争日军多次炮轰登州,数次大灾荒,都给山东和登州人民造成巨大灾难和恐慌。每次天灾人祸期间,狄邦就 烈都不顾个人安危,不眠不休,昼夜看护学生、救危扶困。她救助了别人,却 累垮了自己,早在 1860 年代,就留下了终身不治的疾病。当时的人们也以各 种方式表达了对她的感激之情:60 岁生日那年,迎来了她“一生中最引以为荣 的时刻”:新老学生们精心缝制了一件丝织品装饰的披风,绣上了每个人的名 字,并请人特制了一幅烫金匾额,上书“育英寿母”字样,表示对辛勤教养培 育他们的这位异国女教师由衷的感激和谢意。在远赴鲁西北的一次赈灾结束时,当地村民送她一把绣着她救助的 220 个村庄名字的“万民伞”,并设法弄到一顶官轿,前呼后拥抬着她经县衙门前的大街,一直送出驻地六里多路。这种惊世骇俗的举动,充分说明人类的感情是相通的。

       狄邦就烈年轻时家境贫寒,未读过大学,但她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弥补不足。教学之余,收集胶东民歌民谣,编写谱曲现代歌曲“数百首”,其根据教学积累所著《圣诗谱•附乐法启蒙》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系统介绍现代音乐理论的教科书。《文会馆誌》收录的十首校歌,清楚展现了当时邦就烈教授音乐的真实水平。

       狄邦就烈,这位追随丈夫远渡重洋实现人生价值和理想的西方现代女子,早丈夫 10 年践行了在中国工作一生、死在中国、葬在中国的夙愿。狄考文在其 70 岁生日时给别人的一封信中深情地说:“在我早年的生活中,上帝对我最大的祝福是邦就烈。她与我共同承载每天的负担和心事,文会馆的成功大部分应归功于她。她的去世是我一生的最大损失。”纵观狄邦就烈的一生,挚爱她的丈夫所言极是,假如没有狄邦就烈,很难想象会有中国第一所大学——登州文会馆所取得的成功。